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th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帶著你信息的餘香,我把有你的記憶鎖進我們的家園。 固守最初相守的寧靜,我依戀你的目光依偎,一生太短,應該貼上我們獨有的印記——永永遠遠。 我們在彼此的心裡存活,不在夢裡舞蹈。愛給予我們純粹,給予我們唯一,沒有佔有,沒有齷齪,沒有好奇。 不說接受,不說付出,要說,那都是一種愛的幸福。 你,陪伴我的午夜,厚重如金山,穿越了我的寂寞,給了我直抵心靈的柔情,給了我遐思,彈撥了我對呼吸愛的珍藏。 就是你謎一般的耳語,也給了我格桑花般開放的溫暖,和著你的粉紅,悄然傳遞給了我四月春情的信息。 從此,纏綿的情韻充盈我的心,讓我有勇氣收藏起你提前預知給我的體香。 我們的夜,總是太美,只有彼此,恍如隔世。 數著窗外的星,常常不想再多說半句。 我等待你,你來喚我,是如此圓滿,是給一片晴朗夜空的留白填充滿滿愛的呢喃。 這樣的純淨,寫上我的字,寫上你的詩,自裡而外,觸及渴望的相握,自然地萌生,心念你,唯滿天星輝,為呼吸而來,也為一個聆聽的心跳和耳語,整夜不眠也心甘。 融化愛的情愫,珍惜有你陪伴的幸福悄然探出頭來窺視——私密花園,草叢醒來,桃紅柔潤的溫情述說穿越千山萬水的故事,落在視野裡的相思,演繹蹁躚蔥綠的豐腴。 仰望在有你的節拍裡,解讀桃園培育愛之靈的血脈相融。

| 3rd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說到底忘記過去是在騙自己,也是在騙別人,只要有一點點可以聯繫到過去的事的東西,你就不可能忘記過去的。不要逃,後悔也沒有用。有一句話不是這麼說嗎?你可能在1秒鐘的時間遇到一個人,用一天的時間愛上一個人,卻要用一生的時間忘記一個人。這就是愛情! 刻意去忘記,會記的更深,所以別刻意的去忘記,讓一切都趨於平淡,該做什麼做什麼,別讓自己常常獨處苦思,隨著時間的推移,就會慢慢的淡化……與其想要去忘記還不如讓自己忙碌起來,讓自己的生活變得充實,讓自己無暇想念。不要刻意遺忘,如果刻意只會讓自己記得更牢。盡量擴大自己的交友圈,與盡量多的人接觸,。盡量發現自己的愛好,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以起到移情的作用。相信未來的某一天,你會發現再想起TA的時候,你的心不再疼痛,原來不知不覺間,TA已變成“那個人”。 許多事情,總是在經歷過以後才知道得失由不得自己。如感情,痛過了,才會懂得如何保護自己;傻過了,才會懂得適時地堅持與放棄。讓我們學會放棄,在落淚以前轉身離去,用淚水換來的東西是不牢靠的;讓我們學會放棄,將昨天埋在心底,留下最美好的回憶;讓我們學會放棄,使彼此都能有個更輕鬆的開始。抓著不放,只會讓你一味沉溺於回憶和痛苦中以致萎靡不振。放開手,讓TA隨記憶的風逝去,你會發現另一方天空,你會重新聞到生活的花香、感受到陽光的溫馨。放棄,不是躲避,不是懦弱;放棄,是一種豁達的處事態度。試想想,一個人一生要經歷多少人與事,不懂得放棄那些已經失去、不可挽回的東西,又如何能把握住真正屬於你自己的東西呢?如果你發現你的世界裡惟一的那扇大門不再為你敞開,就不必再在門前徘徊,或撞得頭破血流終不醒悟。要學會放棄,然後轉身尋找一個為你開放的天窗,在那兒你同樣能望見滿天的星斗。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因為埋葬蟲的嗅覺很靈敏,老遠就能聞到動物屍體的氣味。它們從不吃腐屍,而是用它來餵養幼蟲。野外虧得有這樣的清潔工,要不,動物的屍體腐爛發臭。還會傳染疾病。

| 7th Jul 2012 | 一般 | (2 Reads)
說到底忘記過去是在騙自己,也是在騙別人,只要有一點點可以聯繫到過去的事的東西,你就不可能忘記過去的。不要逃,後悔也沒有用。有一句話不是這麼說嗎?你可能在1秒鐘的時間遇到一個人,用一天的時間愛上一個人,卻要用一生的時間忘記一個人。這就是愛情! 刻意去忘記,會記的更深,所以別刻意的去忘記,讓一切都趨於平淡,該做什麼做什麼,別讓自己常常獨處苦思,隨著時間的推移,就會慢慢的淡化……與其想要去忘記還不如讓自己忙碌起來,讓自己的生活變得充實,讓自己無暇想念。不要刻意遺忘,如果刻意只會讓自己記得更牢。盡量擴大自己的交友圈,與盡量多的人接觸,。盡量發現自己的愛好,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以起到移情的作用。相信未來的某一天,你會發現再想起TA的時候,你的心不再疼痛,原來不知不覺間,TA已變成“那個人”。 許多事情,總是在經歷過以後才知道得失由不得自己。如感情,痛過了,才會懂得如何保護自己;傻過了,才會懂得適時地堅持與放棄。讓我們學會放棄,在落淚以前轉身離去,用淚水換來的東西是不牢靠的;讓我們學會放棄,將昨天埋在心底,留下最美好的回憶;讓我們學會放棄,使彼此都能有個更輕鬆的開始。抓著不放,只會讓你一味沉溺於回憶和痛苦中以致萎靡不振。放開手,讓TA隨記憶的風逝去,你會發現另一方天空,你會重新聞到生活的花香、感受到陽光的溫馨。放棄,不是躲避,不是懦弱;放棄,是一種豁達的處事態度。試想想,一個人一生要經歷多少人與事,不懂得放棄那些已經失去、不可挽回的東西,又如何能把握住真正屬於你自己的東西呢?如果你發現你的世界裡惟一的那扇大門不再為你敞開,就不必再在門前徘徊,或撞得頭破血流終不醒悟。要學會放棄,然後轉身尋找一個為你開放的天窗,在那兒你同樣能望見滿天的星斗。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辦公樓前有三棵樹,皆梧桐,它們個子相仿,年齡也相差無幾。三棵樹,一樣粗壯,籠統稱其樹們,覺得這樣一來妥貼,也感到這是一種尊重,對樹、對樹們的尊重。 樹們緊靠辦公樓而長,一字排開,與樓齊高,均相距三米不到,長勢甚茂,只需輕輕推開窗門,即可觸摸到它們的枝葉。對於樹的年齡,據院裡的老職工們回憶說至少在六十年以上,但它們體格依然健碩,隨著季節更迭準時換裝。樹生長的環境並不理想,首先這是一個大院子,而且是一個修車基地,裡面全是股道、車輛和配件,唯獨感覺到生命綠的除了那些牆角落零星的野草外,就屬這三棵大樹最顯眼了,它們能夠生存下來,並展現出如此旺盛的生命力,不由的令人驚歎。 幾年下來,我驚奇發現,三棵樹相處配合得非常默契,倒有點兒三胞胎的味道,不分先後、不分大小、而且不推不讓。比如春上,你泛綠,我也不落後,三樹皆嫩綠;一天之內,齊刷刷地把陽光、月光,連同自己倩影映上辦公樓面,不高不低,不前不後。我想,樹們並不是不懂謙遜、謙讓,而是他們習慣了幾十年如一日在相互攙扶中度過,誰也不願意落下誰。 我始終認為,樹們並不簡單、不平常,有些超凡、有些神秘,甚至彷彿有那麼一點禪悟。整個生產區域,白天流水線的嘈雜聲、夜間過往火車及調車場的轟鳴聲,連夏夜青蛙都不願摻合進來,而它們卻依婆娑起舞、心無旁騖,與這院裡的人們相處異常融洽。深秋時,它們抖落一地黃葉,告訴院裡的人們秋天來了,人們便用掃帚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收拾著那些承載時光的精靈,為了表達對樹的感激,人們甚至幾十年來都捨不得在任何一棵樹上纏上一根晾衣服繩,生怕弄疼了它們。自然,樹們肯定投我以桃,報之以李,該撐陰涼撐陰涼,該讓出陽光讓出陽光。三棵樹下面,也就成了職工們忙裡偷閒、吸煙、聊天的好處所。 這麼多年來,即使院裡場地再緊張也沒有人打過要砍掉這三棵樹的主意,樹們生長在院子裡,就像人們心中生長著一片綠洲一樣,真實而善良。有一天夜裡,狂風暴雨不停,樹們被扯動得搖擺不定,而幾位老師傅居然整夜守在院子裡,不間斷地用電筒關注著這三棵樹,臉上都顯露出慌亂及擔憂,直到第二天風歇雨息了,看到樹們安然無恙,樹葉完好無損,他們才長長舒了一口氣。 樹們在院子裡默默生長著,也默默地見證了鐵路幾十年發展的風雨歷程,而院裡的人也換了一茬又一茬,但始終與樹們和諧相處,因為有了樹的存在,院裡的日子便不再枯燥、單一,因為有了院裡這些善良的鐵路人,樹們才得以幾十年如一日開心快樂生長,人與樹的關係親密如此,令人無話可說。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昨天早晨去黃老師家的路上,走過師大門口的報刊亭兩米後,又折回來,試探性地問有沒有《散文》,裡面坐著個塞著耳機戴著眼鏡看報紙的男孩,他取下耳機,詢問的眼神看著我,我又問了一次,他才轉過身去,在一排雜誌裡去找起來,我隨著他的手,很快看到了《散文》熟悉的封面,一陣欣喜。拿到手上才想起拿錢包出來。這是違反我的正常思維的,一般都是看到東西就開始掏錢了。因為在很多家書店都買不到《散文》,我一直處於這種失望的遲鈍之中。 等他找好錢給我的時候,忽然,也試探性地問我,要不要前面幾個月的。因為一直沒有遇到買《散文》的地方,我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買了,上次的那一本還是在寶雞的一個報刊亭買的,帶到福州,早就看完了。於是我說要,但是過刊應該有折扣吧。他說,算兩塊錢一本。總共有三本過期的,我剛剛好有五塊錢,於是問他可不可以三本五塊錢,他遲疑一下,說,好吧好吧,已經很便宜了。我一笑,說五塊錢正好,免得找呀。 一下子,拿到了四本《散文》的心情是很愉悅的。但是我又有點遺憾,這樣靜靜的雜誌,如今的銷售狀況,實在令人堪憂,這樣的情況,可以支持這樣的一份雜誌做到什麼時候?總要有盈利才行吧?買一份報紙也要兩三塊呢。 黃老師聽說了平均下來不到兩塊五毛錢一本的雜誌之後說,現在的人都喜歡看流行的雜誌了,這種雜誌對很多人來說太老土了。 對呵,生活節奏這樣快,還有幾個人能夠靜下來讀一篇散文?沒有信息量,沒有視覺的刺激,也沒有繁華的背景,而讀一篇散文似乎也比不上都市的人們駕車去一趟農家樂帶來的樂趣。人們的神經變得敏感而又遲鈍,對刺激追求的敏感,和對感受刺激的遲鈍。《散文》裡的文字,正在由人們眼裡澄澈如水的女孩,變成一個打扮落伍的村姑,而它的讀者,似乎也由原來理想崇高風華正茂的小伙子,變成了車水馬龍裡一個大腹便便滿臉油光的食客,他們追求的就是速度,沒有時間去欣賞她,欣賞她的慢。 下雨了,我想,很久沒有寫什麼了,生活在不斷地泛起雜質,而我沒有用多一點時間去調整自己,讓自己靜下心來,一直在放任,放任負面信息的影響,放任負面情緒的滋長,放任不思進取的躁動不安的趨勢在繼續…… 窗外的那一排榕樹,和那一排別輸的紅色屋頂相互映襯著,是很養眼的風景,而我經常看著,卻不懂得去欣賞了。這雨,浸潤了她們的肌膚,也滌洗了我的眼睛。我在窗口翻開《散文》,靜謐和安然倏然充溢著靈魂。

| 9th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你是一株荷花嗎? 出污泥而不染! 不, 你不是! 你是一隻雄鷹嗎? 起飛時往往就站在高崖之上! 不, 你不是! 你是一隻蜘蛛嗎? 天生就會織網! 不, 你不是! 你是一條魚兒嗎! 潛於水底是它的本能! 你是一隻鯤鵬嗎? 搏擊九天是它的天性! 你是…… 你能夠做到什麼? 不, 你什麼都不是! 你就是一個人, 一個普通的人! 你能做到的, 也只是做人最基本的事情。 既然這樣, 那就不要異想天開, 老老實實做個人, 踏踏實實走好自己的路吧!

| 6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他是個火爐般體質的人,即使冬天,渾身也是熱烘烘的,不穿棉鞋,也從來都沒有凍傷過腳。夏天,是他最難熬的季節,恨不得住進冰箱裡。空調也不能常開,一開空調她就會打噴嚏,沒準兒就會感冒了。夏天的時候,家人不願與他坐在一起,說他像個火爐子,烤死人了。 只有她不怕熱。他熱燥的時候,她會握住他的雙手,為他降溫。有份清涼,從她的掌心傳到他的心裡,隨著血液傳遍全身。每年夏天,她的手心是他最貪戀的地方。 她是個寒冰般體質的人,一年四季手腳冰涼,從來都是這樣。特別是冬天,一雙手就像冰,年年都會凍傷,那雙手涼得同事們都不敢與她握手。偶爾,她童心大發想捉弄誰,就悄悄地站在人家背後,趁人家不注意,伸出雙手貼著人家的臉上,或者把手心貼在人家的脖子上,那個人準會打個冷顫,她再咯咯笑著跑開。玩的次數多了,一到冬天她站在誰旁邊,誰就會給她打預防針:別把手伸過來啊,求你了。 只有他不怕涼。冬天的時候,他下班回家,就會握住她的雙手,為她暖手。有份溫暖,從他的掌心傳到她的心裡,隨著血液傳遍全身。每年冬天,他的掌心是她最貪戀的地方。 他給她一掌溫暖,她的冬天不再寒冷;她給他一掌清涼,他的夏天不再炎熱。兩個人,十指相扣,生命裡只剩下春天般的溫暖和秋天般的清涼。

| 29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許多人,許多事,在我和你之間架起了堅固的橋樑。 以至於,時隔那麼多年,我能站在你面前肆無忌憚地笑。 我們算是,與有榮焉吧。 時光追溯到7年前,你第一次以強勢霸道的形象闖入我的眼簾。落拓的短髮,及膝的吊帶牛仔褲,走起路來一點都不安分,蹦蹦跳跳地,抖得整個宿舍都亂震起來。你還一臉無辜絲毫沒覺悟,盡情地玩鬧追逐,凌亂的白色床單,亂置的白色枕頭顛三倒四。你一直沒發現,我正忍著怒氣憋著大火,一副蠢蠢欲動,要出手制止。你不知道,你留給我的第一印象極其惡劣,你瘋瘋癲癲的樣子一直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以致三後年後,我再看見你的時候,亢奮的心情霎間熄滅,對未知的大學生活,忽然有索然無味的感覺。 轉角樓梯口,每次遇見你,我都是一副不冷不淡的表情,有時甚至不耐煩急著甩掉你。有時候,甚至刻意放慢速度走在你後面避免與你比肩相遇,我那時也不知道在忌憚什麼,總對你退避三舍。你爽朗的笑很有穿透力,不管隔多遠都能跑進我的耳朵裡,其實,我們住的不遠。可我就武斷地認為你又在胡鬧,一如當年第一次見面那般四處亂竄嬉鬧。後來你轉專業了,我再見你,居然有種久別重逢的感覺,說不上來是一種親切還是一種熟稔。你總是熱情地搭著我的肩膀,大庭廣眾之下親暱地叫著我的綽號。我總是嚴厲地批評你,你總是笑笑沒回應。然後再見面的時候,又像是失憶一般,再次大聲地嚷著我的綽號。這個綽號其實很久沒人叫了,我居然莫名地感到親切。 記得一次你把我從宿舍裡拉出來,可憐兮兮地說:“三缺一,湊一份吧。”你麻將技術很高超,你一家獨贏我們三家,你挑釁的眼神肆無忌憚地環看了我們一圈,撥開了覆蓋在眉目間的碎發,一副勝券在握的囂張樣。而我們名義上第一次深層次的交談是在麻將桌上進行的。你說你沒有無私奉獻教育事業的決心,你對教育制度的局限與閉塞很是痛恨,你說你就是應試教育的典型產物,暴躁任性的性格不適合言傳身教。你在新的環境面臨著新的問題,你說你懷念在一起的時光。你一邊說著還一邊痛下殺手,我們在你的追擊下無處可躲,死得淒慘。你對模糊的未來還未有界定,營生技術的學習也是抱著三天打漁兩天曬網的態度。一些不能在眾目睽睽下探討的話題,一些大逆不道的言語,在麻將摸打之間,陸續噴薄而出。暢所欲言之後,你四處觀望,冒出一句:”衛星可以偵查到我們的言行嗎?” 畢業後,你找到一份稱心的工作,你出差北京的幾天,向我抱怨牛耕地一般無奈的繁瑣無味的做事。你期待著X來泉州,大家一起樂呵樂呵。國慶也恰巧給大家騰出了時間和心情。走了幾條羊腸小道,繞過幾段顛簸的青石舊路,在午後陽光太不算毒辣的時辰到達你家。彼時,你們幾個懶躺在沙發上,昏昏欲睡。飢腸轆轆的肚子在經過一番大戰之後終於歇下陣,慵懶地修養著不願移動。我強迫式佔了你的位置,懇切地提出了幾點需求,你像小保姆似的跑上跑下,盡情地招待我。緘默與對峙只持續十幾分鐘,我們因為某人的一句搓麻將吧,恢復了生機。 你依然是一人獨賺。你都已經隱隱出現中暑的病態了,還不對我們手下留情。席間,我們敘述了各自的工作與近況,都是不盡人意的消息。生活欲拒還迎,讓我們倍感忐忑。工作枯燥繁瑣,在慢慢吞噬青春的激情。浮光掠影的韶華不再適合形容我們的生活了。只是我們這些個花骨朵也能支撐起一片藍天了,儘管還不算萬里無雲,天朗氣清。卻也是一番恣意的天地。很喜歡落落的一句話:“總有一天,以翠綠的形式,鑽出地面。” 你篤信基督,清明節掃墓也不行跪拜之禮,那些投以異樣眼神的親戚竊竊私語,你不與置否。你的世界與信仰並不會因為一些閒言碎語而有所改變。深諳於心的神經條目,你經常列為奮鬥的信條。也許你大開大闔的性情便是因此形成的。祭司過的食物,你拒絕食用。也許你並不知道,我撼動於對基督的虔誠與執信,你是性情中人,卻不會混淆堅持與妥協。劉先生說過:“信仰不同,靈魂會打架。”幸好,這只適用於情侶。 皓月當空,微風粼粼,翠綠與溫和的氣息還能在南方小城的各個角落輕易嗅到,X還未到達,等待一種噬心的過程,無以憑弔。你收緊眉頭,終於抵不住額頭溫熱浸蝕,灘躺在沙發上修養。一整天,你都表現出孱弱的模樣,這是我至今看過你最安分的一日。Y開著你愛瑪牌電動車載你去西街。我們幾個人踏著老城區樸舊的青石路,輾轉阡陌交通。許多老房子都空置了,多年前熱鬧的巷弄因為種種原因漸變冷漠。幾個人熱情地攀談調侃,一些惆悵的情緒被置之腦後。既定的私房菜大嘗鮮因為X的晚至而擱置。綠洲,擁擠的大廳,來往各色的人兒,隔鄰暢談的言語席捲而來,我們就這樣怡然自得地享受著。 X終於還是如約而至,此刻的夜晚正是妖嬈。你迫不及待地奔跑過去,擁著她深情萬分地甜言蜜語。我們為了與你斷絕關係還特意拉開桌子,往後退了好遠。你仍是一副無所顧忌,大送慇勤。大快朵頤之後,我們徒步走到了華僑新村番客小洋房區。五排五號的情調最佳,可諾爾的咖啡最棒。迎面而來的球球,惹得眾人流連。球球搖著尾巴驕傲地走著。庭院式的咖啡館,花草品種普通,處處透著家的溫馨。X說起Y介紹的男友,吊起你的味道,你像護犢的母親,一反萎靡之態,刨根問底,要將那男人問個透徹。所幸,這男的只不過是曇花一現,不值一提。 壁燈投射出的微光,照出你菱角分明的側臉,中長髮,眉眼,白皙修長的右手及至靈巧的五指,罩上一層朦朧之色。這些我不曾留意的細節在夜晚的層層解剖下,柔和而動人。你不知道,我在剎那忽然覺得這個知性剛毅柔情似水該怎麼糅合用在你身上才不算辱沒你。也許只因這晚生病的你,慵懶地閒坐,舉手投足給我從未有過的溫情。我才會這般窺見你女子柔情的一面。這晚,你大多時間只是靜靜地坐著,吃著蛋糕,喝著咖啡,聽著我們天南地北海侃。偶爾一個八卦的話題也會吊起你的胃口,也只是一段時間,你便又恢復萎靡樣。最後,你索性跟球球玩起來,你餵著球球糕點,我們甚是擔心球球的身體會被你搞垮,萬分同情地看著它。 我們之間沒有時刻演繹的故事,也沒有豐沛的感情。有的只是淡淡的言語,以及伴隨其中的情愫。我們的交往也不是執手而行,時時相伴,我們只是在某個閒暇的時候,因著某人,或者某事,不可預見地碰見。輕描淡寫,一段如歌的時光便在你我之間展開。因緣巧合罷了。這君子之交淡如水,如人世一抹青煙,與風月無關。 文章來源:馬平川在線 |以手之筆,載人生之墨跡 | 路還長,不如走馬觀花 |歪脖魚的內陸海 | 江湖夜雨的BLOG |整形醫生 趙綱 整形美容 | 太陽花 |素天堂 | 泡沫曲奇的部落格 |專欄作家羅西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4 Reads)
下午,帶著兒子和他朋友在公園玩,兩個孩子打真人實戰,我坐在行廊的坐椅上,什麼也不想,就在陽光下,讓朝陽光的那面,暖暖的暖暖的,風吹著頭髮,鬆鬆散散的掃過臉龐,這一刻什麼也不用想了,功名利祿是非功過得失成敗,陽光下什麼都是暖的,微風下什麼都會散去,人可不可以就此下去,是高隱還是遁世,對世事的定論,無非都出自人的口舌,孰正孰反孰功孰過,做到死而不亡也許不難,難在想存活在哪個方向。福兮禍之所伏,禍兮福之所依,命裡有時終會有,命裡無時不強求,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一下午,帶想不想的呆呆的一下午,時不時給兩個孩子續續命,時不時看看兩個孩子安不安全,然後大多的時間坐在那裡,有很多大人小孩子在滑輪滑,很自然的就讓我想起以前自己初玩的情形,我不想回憶,總覺得,如果回憶了,就要自認自已是老了,自欺其人罷了,迫著自己找一點新的感覺。 遠遠的,好像背影,行動有些遲緩,脊背似有彎曲,沒有往昔的矍鑠,心底又翻起一陣心疼,唉,給我點時間慢慢接受。這一世的磨難,讓我那一月都受了吧。 兩個孩子玩累的時候,臉上被塵土和汗水和成了泥臉,又被汗水沖成幾溜溝,看起來真喜劇,開心就好。 文章來源:丑魚尼莫的新浪部落格 |孫蘇燕馬媽媽的BLOG | 廣州市公共營養師培訓 |石鍾山的BLOG | 來自紐約的時尚評論家沈宏 |知心姐姐盧勤的BLOG | 有疑問-----QQ |師嫣的遠方 | 尋常旅程·攝影如奇遇 |kew |

Next